第二节 在全省企业专利工作会议上国家知识产权局

  

姜颖局长、省专利局郭喜泉局长的讲话

  

  

在广东省企业专利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 姜颖
  (1998年12月22日)

  同志们:
  今天我有机会出席这个会议感到非常高兴,对大家的盛情邀请表示衷心感谢。今天是冬至,广东有个冬重于年的说法,但是大家还能来参加这个会,我也非常感谢大家,祝贺大家节日愉快。在这个时间召开这样一个会议,还有一个特殊意义,适逢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二十周年,江主席发表了重要讲话。整整二十年过去了,我们的国家在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 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专利制度和专利事业
  从专利事业来看,可以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专利事业。因为我国专利制度的建立恰恰是在改革开放之初,并与之同行。当时的中央领导在一个文件上批示,中国要实行专利制度。从那以后,我国专利制度才开始筹备建立。立法工作是从1978年底到1979年这个时候开始的,正好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同时。专利局于1980年建立,专利法于1984年通过,1985年实施。到今天,我们走过了整整二十年。所有专利战线的同志也都感到,我国专利制度的建立和专利事业的发展是经过所有在这个战线上工作的同志们艰苦奋斗的结果,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产物,是在贯彻执行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方针政策这样一个过程中发展起来的。专利局、专利制度的建立,国家在最开始就很支持,就把我们放到了市场当中。经过二十年以后,我国专利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比如说专利申请量,1985年第一年的申请量是14000多件,到现在一年的申请量已达到120000多件。今年11月份的统计是将近110000件,专利申请的总量现在已达849000多件。我国的专利申请列入了大国的行列。同时,专利申请量的结构也有很深刻的变化,比如说原来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占到70%—80%,现在实用新型专利申请每年增长也就是3%—4%,有的个别年份还有负增长,而技术含量高的发明专利申请越来越多,这说明我国专利申请的质量、结构也比原来更合理了。
  我们国家对专利工作非常重视,在今年机构改革中,在国务院决定减员50%的情况下,设立国家知识产权局,并由国务院直属的事业单位,变成国务院的直属机构,进入行政序列。在大幅度减员的情况下,设立国家知识产权局,增加了行政人员,这一减一增,说明国家对这个工作很重视。此外,还增加了职能。这包括对涉外知识产权的协调,将原来国务院知识产权办公会议办公室的职能划入到现在的国家知识产权局。
  二是中央领导、国务院领导认识到在市场经济中没有专利,没有知识产权是不行的。另外,我们在立法方面也有很大的进展。我国专利法是1984年通过,1985年实施,1992年作了第一次修改,1993年实施;现在又在准备第二次修改专利法。国务院法制办、全国人大法工委对我们都很支持。我们与海关总署、工商行政管理局等部门还制定了相关的规章。自动化工作也是如此,整个审批流程的管理都是自动化管理,检索也可以用计算机,我们和欧洲专利局合作的一个自动化项目今年年底验收。这个项目完成以后,审查员每个人都有一台计算机,工作的时候用计算机来检索。这个自动化系统也与各省、市、自治区专利管理局联网,广东省专利管理局是第一批联网,也正在做这项工作。除此之外,培训等方面的工作都有较大发展。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国际上对我们的评价是非常高的。
  广东省的专利工作取得的成就更是让人瞩目的。广东省的专利工作非常活跃,很深入,也很见成效。在很多方面,广东省都走在前面。广东省做了以后,有些省、市、自治区开始跟着做,你们的许多经验已推广到全国。此外,广东省的专利申请量增长得非常快,在实施专利法头五、六年的时间里,在国内还排不上名次,而近几年申请量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一直排第一名,而且在上个月总量已居全国第一(广东省科委主任方旋同志插话,专利授权量是8月份达到全国第一,历年的申请总量是10月份达到全国第一,今年的专利申请量接近1985年全国的专利申请总量),所以广东省专利工作的成绩是非常了不起的。这个变化一是说明专利意识在广东省是比较强,这跟广东省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是分不开的,所以大家能够意识到用法律这个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权益。二是广东省在全国率先颁布实施了《广东省专利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有了专利法,怎么让他产生保护效力,能够真正保护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在这方面《条例》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这之后,在全国又有四川、辽宁、湖北、山东、安徽、河北、山西七个省,都纷纷出台专利保护条例。这对全国的专利工作有一个带动作用。三是广东省首次在全国提出了专利工作发展的总体规划和计划,使工作有明确的前进目标和方向。这是落实"科教兴国"战略的一个重要措施,对推动企业、高校、研究所的专利工作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四是发明专利的申请量增长比外观设计专利的增长快,今年的发明专利申请所占比例比去年高了十个百分点,这说明专利申请中科技含量越来越高。
  为什么广东省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呢?在纪念改革开放二十年的时候,我们不会忘记这首先是由于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的结果。我想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广东省省委、省政府对专利工作的重视。李长春书记对广东省的专利工作作指示,特别提到发明专利申请量相对少,要求一定要想办法加强高校、研究所的专利工作。主管省长卢钟鹤副省长更是对专利工作花费了很大的心血,投入了很大的力量,三次出席省有关的专利工作会议,并且每次都发表重要讲话,我对卢钟鹤副省长对专利工作的支持表示感谢。同时我认为卢钟鹤副省长在这点上确实有远见卓识,他认识到在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中,要实施"科教兴国"的方针,没有专利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在专利工作上给予了如此重视,把很大一部分的精力放在专利工作上。当然这些成绩的取得与省专利管理局的同志们,包括老的专利局长、新任局长、广大的在专利战线工作上的同志们付出的辛勤劳动分不开的,所以我想也借这个机会对卢钟鹤副省长、也转达对李长春书记、还有对专利战线上的同志们表示感谢。
  二、 我们面临的形势
  从全世界来讲,经济全球化,知识经济的即将到来,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大家都已深深感受到,特别像广东省处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感受可能比我们还要深得多。现在全世界跨国公司不断地壮大,已经成为经济全球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载体。现在跨国公司在世界上已经有45000多家,他们已经控制了全世界生产的40%,贸易的50%—60%,技术贸易的60%—70%,对外投资的90%,专利技术控制了80%;同时,全球的区域贸易、投资自由化的进程都在加快,特别是国际金融业也在不断地发展,资金交易的规模、速度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快。现在,西方一些发达国家金融总资产已经达到了30多万亿美元,日交易额达到了1.5万亿美元,全年的交易额达到了400—500万亿美元,这数额是非常大的。重要的原因是由于整个世界和平与发展仍是一个总的趋势,特别是冷战结束以后,各个国家都把发展的重点放在经济上,发展经济成为一个国家的首要任务,所以都开始走向国际市场,各个国家之间相互的竞争不断地加剧,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个方面是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江主席曾讲过,知识经济初见端倪。这次他在全国经济工作会议上关于知识经济的提法我觉得比以前又进了一步。为什么这么说呢?国外有一些人是这样统计,到八十年代的时候,人类知识的90%是二战以后这几十年获得的;十九世纪的时候,人类知识总量大约是每五十年增加一倍;到了二十世纪中期的时候,每十年就增加一倍;到了现在,每3—5年知识的总量就要增加一倍;人们预料在未来的十五年内,人类整个的知识要发生爆炸性的突破。有人预测,人类现在所掌握的全部知识只相当于50年后的全部知识的1%。为什么说是爆炸性呢?从这组数字中可以看得出来。科技的发展,知识对人类的生活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影响。无论是对经济、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各个方面,这种影响都是不可估量的。所以,人们对未来的经济就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就是说过去我们曾经有过农业经济,有过工业经济,现在有了新的经济形态——知识经济。知识经济到底是什么呢?有各种各样的说法。1996年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表了一个"1996年科学、技术和产业展望"的报告,这个报告里对知识经济有一个定义,报告说知识经济是指以知识(智力)、资源的占有、配置、生产和使用(消费)为重要因素的经济,简单说来就是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在这里面,他提到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我最近看过一些报纸和一些文章,常常只说知识经济只是以知识的配置、生产、使用或者传播等等为基础的经济,漏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这里讲的第一位的占有。只有占有知识以后,下面的配置、生产、使用才谈得上。也就是说首先要有个对知识占有的问题,就好像说财产分有动产、不动产,我们占有它,归谁所有。对知识首先也有一个权利的归属问题,占有问题。知识经济,本质特征就是以知识为资本。占有了,就是一种资本。过去在农业经济的时候,土地是最重要的资源,是资本;到了工业经济的时候,这二百年来,是以资源、资金等作为资本;到了知识经济的时候,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知识的占有,以知识为资本,有了这个资本,才可能谈得上进一步的生产、传播、使用等等后面一系列的问题。所以,我认为知识经济的到来,给我们知识产权工作的发展带来了一个更重要的新的课题;即知识经济中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知识的占有和有形资产的占有是不一样的,有形的资产占有很清楚,我生产出来就是我的,或者我花钱去买了这就是我的,知识不是说简单的就能占有,重要一条是通过法律,通过一定的法律程序,国家授予这个权利(版权也是通过法律,但他自然就生效了),作为商标、专利来讲,它都要通过国家的授权。授权以后,这个权利就归你了。占有知识以后,还可以通过许可,以许可贸易的方式转让给他人。但是,首先这个占有问题是通过法律,国家授权才会有。所以,这样来看,知识产权和知识经济的关系就是非常清楚,非常明了,也非常容易为人们所接受。这是我们面临的形势之一。
  第二,1998年我国在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包括扩大开放、深化改革、改革金融体系、粮食流通体制、大中型国有企业等等方面。在国际金融危机这样一个大的不利的环境下,我国的改革照样地深入发展,包括国家的机构改革等都在顺利地进行。这是一个方面,但另一个方面,我们确实遇到了比较大的困难,这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国际金融影响之大,党中央是早有预料的,在1997年就开始对防范金融危机做了各方面的准备工作,今年又加大了国民经济基础建设整个的投资力度,使国民经济今年的增长能够达到8%左右。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就是说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东南亚国家几乎不是零增长就是负增长,像马来西亚负增长达到7%以上,印尼的负增长达到15%以上,泰国、菲律宾的增长是负零点几,韩国的负增长达到6%以上,日本也是负增长,最好的新加坡,也是零增长。此外,我国还遇到了特大洪水灾害,在这种情况下,我国能达到这样的高增长,是非常不容易的,这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英明领导、全国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但是也不能不看到,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我国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比如说我国的外贸,今年外贸最好的结果可能是零增长。在这种情况下,我国能达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它对国民经济的增长贡献率相对来说就比较低了,几乎没有了。所以在这样一个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国内也有他的困难,这个困难大家都能理解。由于外贸的影响,国家必须扩大内需,但目前内需又不是特别旺。同时,国有大中型企业改革,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矛盾现在是到了攻坚的阶段。下岗人员都要进入再就业工程,都要拿到生活的补助,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它是由于多少年来产品结构的调整不顺所积累起来的矛盾,但是到了明年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既有机遇,同时也面临着很大的困难和挑战。
  我相信我们国家明年一定能够按照预定的目标继续前进和发展,我们国家的发展是势不可挡的,国际上也这样认为。在这样一种大环境下,包括美国今年的经济都放缓,所以我国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是非常不容易的。对明年的经济工作,我们国家已作出部署和安排,采取的措施有很多,比如说加大投资力度,拉动国内需求等等,其中有一条非常重要,江泽民主席在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要提高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关键是解决结构不合理的问题。我们应该抓住当前的有利时机,加大结构调整的力度,要以市场为导向,积极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同时他提出:"要大力推动技术进步,要促进现有企业的技术改造,鼓励企业的技术投入,增强技术开发和创新的能力"。而且他特别提到"要积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加快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扶植一批有自主知识产权和市场前景的高新技术产品"。我听到这个以后,震动很大。以前,我们国家的领导人也是很重视知识产权工作的,无论是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是在其他地方,中央领导总是强调要注重知识产权保护,而这次特别提到要积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时特别强调要扶植一批有自主知识产权和市场前景的高新技术产品,这个提法过去也不多。中央领导在经济发展中,注意到高新技术的发展,首先强调是要有自主的知识产权,这就把知识产权的重要性放到了让人们感到它和经济的联系越发密切的地位。
  三、 企业要认真做好知识产权工作
  在这样一个大的国际、国内形势,世纪之交,国际经济全球化、知识经济到来的环境下,在全球面临着金融危机,我们国家改革到了一个攻坚阶段,在发展中也遇到了一定的困难的情况下,我们的企业在知识产权方面应该怎么做呢?怎么样来抓住这个机遇呢?第一,迎接知识经济的到来,提高我们的专利意识,在国家经济改革转型中把握住机遇,发展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和产业。下面我举一些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
  在机构改革的过程中,有很多工人下岗,怎么能够让这些工人得到很好的安置,使他们能够重新就业;或者有些企业结构调整,像纺织行业等压缩力度是很大的,相应地也有不少工人下岗。哈尔滨无线电一厂和港商合资,大家都知道,一合资就有一些工人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需要一些技能比较高或者比较年轻的工人。哈尔滨无线电一厂下岗的这批工人怎么办呢?有人就买了一项家庭用的桑拿浴房专利。结果是出人意料,这些人买了这项专利之后,发展非常好,收益非常高,而原来跟港商合资的那个无线电一厂反而经济效益不如他们好,倒过来又兼并了那个合资的企业。就是说要有些新的技术、新的产品,当然也要适应市场的需要,因为现在桑拿特别走红,所以这样他反而兼并了以前那个合资厂。这样,人们就会提问题了,这项技术,没有取得专利保护可不可以呢?
  我想再举一个例子回答这个问题。哈尔滨中药二厂,它以前有一个药叫"消咳喘",它的治疗效果是非常好的。当时年产值达到930万元,市场供不应求。但好景不长,很快有二十多个厂家来纷纷仿制,把它给挤垮了,产品大量积压。这给了他们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训,就是说光有一项技术是不行的,要想办法,怎么去保住市场?首先要靠法律来保护市场。1989年他们与黑龙江中医研究院联合开发了一种"双黄连粉针剂"。双黄连大家可能也用过,效果非常好。在双黄连的基础上,按西药制法制成一种粉。西药的针剂经常是往药粉里注入适量生理食盐水,它就稀释成一种溶液,作针剂。而这是中药,按照西药的办法来生产和使用,很适应医疗需要。这次他们聪明了,第一,首先申请专利;第二,因为他们原先是同中医研究院联合开发的,双方是共同的专利权人,他们又花了30万元把这个专利权买断,独家占有。1991—1995年,利税达到7000万元。这么多年没人敢仿制,这就是专利保护的作用。就是说你要有了一个好的技术,没有专利,没有法律的保护,再好的技术也会被仿冒,而且这个仿冒是合理的,你拿他没办法。因为你没有法律的保护。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而且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有一年我去福建,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当时我们去福建省的一个高新技术开发区考察。大家都知道,高新技术开发区一般都是合资的,我们去的这个企业却是一个军工企业,叫革新机械厂,我当时就感到这个军工企业的领导非常有魄力。他们拖家带口,拉着好多退休工人一块儿从山沟里搬到了高新技术开发区,每天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的家属,挎着小篮到自由市场来了,为什么呢?因为在那个时候,自由市场都是剩的菜,比较便宜了,他们单位的人才去买,所以周围的人只要一看这时出来的人,都说:"这是革新机械厂的。"为了在这儿生存下去,他们首先要转产,因为他们是军工企业,是生产半自动步枪的,后改生产电风扇,结果根本挤不进市场,这就是我们朱总理经常讲的重复建设。人家的市场都几乎饱和了,你怎么能挤进去呢,更何况你跟电子、家用电器等根本就不是一个行业的。怎么办呢?他们开始寻找新的市场机遇,产品的结构要调整,看市场需要什么。那时羊绒制品特别需要,他们就开发一种羊绒产品的缝合机,叫做"野马"牌羊绒缝合机,销路非常好。但好景不长,因为很有市场,这就避免不了有人仿冒,一个厂家开始生产相同的产品,他们也叫"野马"牌,一下又把他们的市场占去了很多。这时他们真正觉悟到了,没有专利保护,有好的技术也不行。最后,他对这个缝合机进行技术改进后申请了专利,申请专利后改名为"福马"牌,以后的销路一直很好。我们去考察的时候,他们早已改变了当初那个到了日落才去买菜的景象,他们的厂房非常现代化,家属生活都非常好。这可以说是在转产过程中,面临着生死存亡的时候,因为他们有了新的技术,有了专利的保护,才得以起死回生。为什么我最开始讲这是一个机遇呢?因为我们国家正在调整结构,就得赶快抓住这个机遇,开发一些新的产品,像江总书记讲的,我们要增强技术开发和创新的能力,要有自主的知识产权。只有这样,别人才奈何不得。
  我再讲一讲VCD。VCD在广东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产业。全国的报纸老在炒VCD,电视里现在还是VCD、 CVD、 SVCD、超级VCD等不断报道。VCD现象是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我们国家出现的一个复杂现象,我们不能简单讲专利在这里面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我觉得应该思考专利在这里面究竟能够起到什么作用?VCD,最开始是我们国家安徽省一个研究所的一位技术人员,到美国去参观一个展览的时候,发现一个信息数码的压缩技术非常好,就产生了一个念头,想把它开发成一种视听的设备,他同一位美籍华人合作开发出了VCD。大家知道,国际上原来一直要开发的是DVD,我们国家感到DVD离我们比较远,而且价格也比较高,不大适合大众的消费水平。他们开发出了VCD,虽然其中最核心的技术都是外国人的,但是把这些技术组合在一起,做出VCD这种产品中国是第一个。此后,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据说,1995年产量只有20万台,1997年产量则达到1000万台,每百户城镇居民拥有量达到12.9台。预计到1999年年产量可以达到1500万台。厂家数,不同报上登的数不同,有的登的是300家,有的登的是500家,产值已经增长到上百亿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各有各的说法,从我们专利角度分析,我们感到一个非常根本的原因是没有申请专利。因为大家都知道,专利的重要就在于:一旦获权,只能他去生产,别人不能生产;别人要生产的话,必须获得他的允许。VCD之所以能够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就是因为没有专利,所有人都不需要许可,愿生产就生产,再加上他的核心技术本来就是外国的,他就买国外的芯片回来组装。这样,市场就无序。那么有的人讲,核心技术都是人家的,你还能申请专利吗?是可以的。有一种叫组合发明,就是技术都是现有的,但把这些技术组合到一起,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技术效果就可以授予专利权。VCD机正是这样一种发明。它的核心技术即数字压缩技术、芯片是人家的,但世界上从来没有一台VCD机,我们中国人先把它开发出来,它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授予专利是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是拿这些芯片组装成VCD机(如果有厂家当时申请专利并获得专利的话),如不经过允许就不能生产,因为这是有专利的,但遗憾的是没有厂家拥有该专利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该有专利的厂家痛失市场。大家都知道,现在有名的反而是其他厂家。该有专利的厂家在市场份额里面占的已经是很少很少了,他绝对没有想到,由于他没有申请专利丧失了中国这么大的市场。造成VCD生产无序竞争,没有专利是原因之一,但我不能说是全部原因,就是有专利,但专利保护力度还不够,主要是法制观念还不够强,也会对市场的健康秩序带来问题。在国外你要是侵权,他就要很快地研究是不是侵权了,如果真的侵权的话,他会停止的。他不要打这个官司,否则,他的商誉也会一落千丈。商誉在市场上也是一种无形资产,商誉要是不好,占有市场也是很困难的,所以他不会这么做。从VCD机这个现象里能够得到一些什么启示呢?第一,必须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只有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才可能占有市场;第二,专利制度使市场的竞争更加有序化,或者说市场竞争的有序,专利制度是它的重要的保证之一;第三,促进民族工业的发展。VCD机是我们国家发展的一个产业,但我们专利意识不强,没有申请专利;国外以前根本不开发VCD,他们的目标都是DVD机,自从我们有了VCD机以后,他们反而猛开发VCD机,在我们这儿猛申请专利,他们申请的专利比我们自己国家有关厂家申请的专利要多得多。有的人很不以为然,昨天我看到一份报上恰恰又登着一篇有关VCD机的文章,报道的用意是非常好的,文章是说明技术要不断地发展,现在VCD机只不过是DVD机的过渡产品,将来技术发展以后,它必然要走向DVD机。VCD机的清晰度、各方面的技术效果绝对赶不上DVD机。这个用意很好,但其中有两句话引起我的注意,他说关于技术标准之争,"不过是在争夺知识产权"。现在国家信息产业部搞了一个超级VCD机,他说"不过是增加了一些缝缝补补的功能"。两个"不过",他当然更看重DVD机,我也不反对这个观点,但我感到他把知识产权看得太轻了,实际上知识产权问题,它本身就是意味着你的民族工业的发展。比如说,如果要是申请了VCD专利,你当然有一个民族工业发展的问题。现在有好多外国人来申请专利了,你用人家的技术,肯定要付给人家钱的,不是你白用的,这一点大家应该是明白的。关于知识产权的问题,比如说技术标准,技术标准里面就有知识产权。因为技术标准是采用谁的技术问题,以谁的技术为标准。当初推出CVD机的时候,在这之前,我们信息产业部正在组织搞标准3.0,有关厂家为什么要先推出CVD机呢?那些厂家都是用的外国公司的芯片,所以他率先推出CVD机,当然可以说是一种市场行为,要占领这个市场,已经感到VCD机这样一种竞争,不再提高一个档次的话,可能就有灭顶之灾了。因为当初有一些企业已经加入了使用信息产业部制定的标准3.0这个行列,都已经同意将来都按3.0的标准生产,突然抢先若干时候推出了CVD机,就是要抢占这个市场。这不能说只是增加了一些缝缝补补的功能,实际上是谁来掌握这个市场。如果这个VCD机或者超级VCD机用我们自己的技术标准的话,那么对于外国人,虽然我们还要用你的一些零部件,但我们的主动权就会大得多。前不久,我在德国访问的时候,跟西门子的知识产权部门的一个负责人谈起这个标准问题,听听他们对标准的看法。他语出惊人,他说标准问题涉及到国家利益。他们这样的跨国公司,在中国西门子公司也是非常有发展的一个公司,他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所以不能简单地讲"不过是在争夺知识产权,不过是增加了一些缝缝补补的功能",而是关系到国家利益,关系到标准掌握在谁的手里的问题。标准掌握在我们的手里,我们的民族工业就能发展。因此,不能这样轻看了知识产权,在某种意义上讲它是我们民族工业的一个基础。从VCD机里面我们可以得到很多的启示,我们的企业开发一个新产品,上市以前,为了占有这个市场,一定要申请专利,得到法律的保护,既有利于我们企业本身的发展,也有利于我们国家民族工业的发展。
  第二,要进行全过程的管理。企业在管理过程中,应该是从企业产品的构思、立项、研究、开发,一直到上市。每一个环节都离不开专利,都要进行专利跟踪服务,这就叫"全过程管理"。就是从一开始就必须介入,一直到最后在市场上营销、打官司等等,全部都有专利问题。而且包括到国际市场上去。比如伽玛刀,伽玛刀原来是瑞典的发明,而且也申请了很多国家专利,在国际上市场很好。因为伽玛刀的精密度要求很高,它的部件都是在国外加工的。奥沃公司在现有伽玛刀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原来有201个放射源,改进成30个,并且功能、安全性能比原来的好,而且申请了我国及外国专利。有一个外国公司认为奥沃公司占去了一部分市场,就开始在法国告奥沃公司侵权,奥沃公司组织了一支强有力的律师队伍去迎战。他们作了很多分析后,认为奥沃公司完全站得住脚,并没有侵犯别人的专利权。跟有关人士进行了争辩后,原告最后撤诉了,因为它的产品确实不如奥沃公司的先进。这个问题说明我们在国际上要占有一定的市场,没有专利,根本就不可能。奥沃公司给人的启示就是:我们中国人很聪明,我们也有自己的高新技术,我们也能占领国际市场,我们也敢于在国际市场上跟他们打官司。我们必须在全过程中重视专利工作,包括跟外国人合资,你要是没有专利,他是不会跟你合作的。
  第三,企业要有自己的专利战略。企业专利战略是多方面的。比如说,申请专利,申请专利当然考虑什么时机申请,每次申请专利是干什么用的。很多人常跟我们提一个问题,说申请那么多专利后束之高阁,有什么用?当然我觉得这个也对,申请专利要真正和经济结合起来,因为你要是天天在那儿交年费,又不能投向市场,那不就是白交吗?因此,那就促成大家开发成产品,投向市场。但另外一点,它还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先占有这块地方,并不投入生产,防止别人再有同类型的产品或者技术去申请专利,那么就留有一个空间,可以去进一步开发新的东西。这就是所谓的专利战略。申请专利的时候,有的是要马上走上市场;有的呢,就是为了占有,就是为了防止别人不要来把这块地方给占了,并不急于走向市场;有的还有一个走向市场的机遇问题。我们国家专利制度实行的时间不长,有的人申请专利,恨不得马上取得专利权,就像照相似的,立等可取。实际上这是没有很好地利用专利战略。你看外国人在我国申请专利,因为我们规定发明专利申请三年提实审请求,而他们往往都是到了最后期限才提出实审请求。他们实际上来干什么呀?他到你这儿把这块地方先控制住,先圈一块地方。至于什么时候或要不要上市,是他们自己的事。从这个角度来讲,专利实施率本身也不可能那么高,当然还有别的原因,比如说刚有构思就可以申请,到真正地开发、能够生产产品还有相当一段距离。种种原因使得专利技术的实施率不可能那么高。实施率高是很好的一面,但从另一侧面就反映我们的专利战略少了一点。我们往往一申请专利就上市,所以急得要命,一申请后就盼着专利局赶快批,批了以后我要上市,都在等着呢!我们专利局也就快马加鞭。当然我们现在由于人力不够,审查的速度大大不能满足大家的要求,现在我们正花大力气抓。
  再比如说许可贸易也是这样,许可贸易必须依据自己的需要。我刚才讲了有了专利就占领了市场,就是独家的。我们经常向大家宣传的都是这个,就是说可以独占市场,我刚开始讲的也是独占市场,这是最起码的,但是并不仅仅是这样一点。因为虽然想独占市场,但由于生产能力有限,单靠自己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比如VCD机。要让一个厂家一年能生产1500万台,恐怕也做不到。这在许可证贸易中就有一个专利战略问题。现在发达国家在这方面并不是过分地强调独占,而是让它有一个合理的分布。这就是我刚才讲的,他为什么让市场竞争有序,原因就在这里。很明显,市场需求量大,一家占有去满足市场需求是很困难的,那与其如此,还不如我许可你生产。一方面满足了市场的需求,但最主要的份额还在我手里;另一方面,就涉及标准了。因为你是最先生产的,你可以按照你自己的标准来制定,大家以后都按照你的标准来制作。因为技术的发展并不一定是人家永远跟着你跑,但即使是以后他在你的基础上改进,改进后又申请了新的专利,但你这个已成为标准了,那么他在标准方面,还是得跟着你。他要按照你的来生产,自然就形成了一种标准。现在国际上,专利战略的运用是很普遍的,他们是想办法占领市场,但现在一般也不见得是独占市场,其实最终他得到的好处是很大的。因为技术标准一旦形成以后,改动起来是困难的。所以我刚才讲这个技术标准之争,不能简单地说它"无非"、"不过"是在争知识产权,绝对不是,而是一个市场问题。比如说刚才讲的企业专利战略,它也是市场问题。在开发的过程中也一样,也有个怎么样来使你的产品能够连续,你的新产品怎么样来更新换代。而且又如何和你的专利配合起来,专利并不仅仅是申请、交费等,其实还有运用,包括你的纠纷处理。你怎样来打好这个官司,也并不见得都是对簿公堂,还有其他办法。外国人也并不都是这样。我们现在有专利管理机关搞纠纷调处,是非常好的一种办法,国外很多人都羡慕我们。我看到一份资料,说美国人解决专利纠纷也开始搞仲裁,他们搞仲裁,这完全是因为法律程序太慢,因为这都跟市场有关系,所以美国人现在也开始搞仲裁。所以整个专利战略的研究大有文章可作,希望企业在这一方面能够加大力度。我们现在已比较熟悉专利了,要上一个层次,就是要有专利战略的研究。特别是广东省在这方面市场的环境这么好,省里又这么重视,外部的环境也很好,如果企业在这方面能很好地运用专利这个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权益,我想广东省会在全国创造一些好的经验。要抓好这一系列的工作,没有一个最基本的队伍是不行的,一定要有专门从事专利工作的队伍。所以国外那些大企业里是几十、上百人,例如摩托罗拉,他自己的专利、知识产权工作不仅仅在本土,机构都设到我们这里来了。在驻中国办事处里有一个机构就是知识产权专利部。所以我想一定要有人、有机构,你们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否则今天他抓,明天你抓,怎么能有我刚才讲的专利战略呢?
  今天来参加会议的,有经贸委的、计委的、编委的,还有很多其他部门的,我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这个会议。借这个机会,我还想强调一点,我们必须有"大管理"的思想。所谓"大管理"就是说专利、知识产权这件事情,并不仅仅是专利部门、知识产权部门来管理,我们只能在宏观上做宣传、咨询、处理纠纷等等,真正说来,做好知识产权工作要靠所在部门和我们共同来做。这就是"大管理"思想,就是各个部门都来关心、都来抓专利。只有这样,我们的专利工作才能真正起到作用。经贸委管企业,企业专利工作做得好、做得不好,作为知识产权局,我们当然要关心这个问题,但真正要抓好企业,毕竟还在经贸委,如果经贸委对知识产权、专利很重视的话,我想专利工作就能做好。其他的部门也一样,所以必须所有的部门都来关心才行。最近,我们知识产权局有同志到台湾去访问,回来说台湾最近有一个很大的变化,1月26日,设立智慧财产局来统一管理专利、商标、版权工作,这是经过很长时间酝酿的。另外在交流过程中,他们对我们的"大管理"思想非常赞赏。在发达国家中,经过了这么多年,人们对专利是很有认识了,像瑞典的专利局,现在审查员大量流向社会。如果在我们国家知识产权局让人才自由流动的话,审查员就会流动到涉外代理机构里,因为涉外代理机构的收入比较高。而瑞典的审查员都流向了企业,因为企业高薪聘请懂得专利的人。专利局的人受过这么多年的培训,怎么申请专利、怎么审、怎么样能够获得专利,他一清二楚。企业高薪聘请,把这些人吸引到企业去了。瑞典专利局年年走很多人,又得进很多人,等于是为社会培养人才。当然他们觉得是值得的,因为这样,专利工作就更加普及,更为人们所重视。我想说的就是我们企业必须要有管专利的人,而光靠企业自己是不行的。在我们国家行政的力量还是很大的,所以我们希望行政管理部门、各行各业都能来关心专利工作。比如说信息产业部,现在这一行业大量的专利都是外国的,通讯领域国外也申请了很多,能不能由这些部门来抓一抓这个行业的专利工作、知识产权工作,其他行业也是如此。所以我们就希望有一个"大管理"思想。台湾就讲发展中国家对专利的管理要有这种"大管理"思想,各个行业都管,这是最好的。"大管理"思想绝对不是意味着我们搞知识产权工作的人把手伸到你们那里去,我们的手要伸得很长,而是我们请大家都来关心专利工作,请大家都来支持专利工作。我们知识产权局也跟有关部门合作得非常好,我们与海关总署有边境知识产权管理办法,我们跟工商局、外汇管理局等部门都有很好的合作,我们现在跟商标局合作得也很好,但毕竟我们不能把手伸到你们那个系统里去,所以就请大家一起来加强这方面的管理。
  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们要顺应市场经济发展的潮流,抓住机遇,无论是二十一世纪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这一大的环境,还是我们面临的明年这样一个经济上的机遇、挑战和困难,我们都要认真贯彻落实江主席的讲话精神,一定要扶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和产业。让我们来共同努力,预祝我们的知识产权工作、专利工作能够做得更好!通过这个方面的努力,使广东的经济能够有一个大的更好的发展!